11月28日,原計劃在去年年內就完成上市的西藏華鈺礦業股份有限公司(簡稱“華鈺礦業”),在證監會官網預披露了IPO招股書,此時距其2010年啟動上市計劃已過去了4年。
  華鈺礦業計劃發行5200萬股,募集7.3億元,用於擴大生產和償還銀行貸款。
  對於華鈺礦業而言,鉛銻精礦的價格波動,對華鈺礦業營收和利潤正產生直接的影響。2013年,華鈺礦業實現營業收入5億元,較2012年的7.4億元下滑了32%;2013年的凈利潤較前一年下滑了61%,為1.3億元,並且也低於2011年的1.9億元。
  此外,前五大客戶營收占比超70%,也對華鈺礦業的“議價能力存在一定的不利影響”。
  進入2014年後,多位高管在上市前夕離職,也為華鈺礦業的上市增添了陰影。
  2013年凈利潤同比下滑61%
  華鈺礦業成立於2002年,由公司現任董事長兼實際控制人劉建軍,與另外兩位自然人徐興旺、黨建莊以實物出資設立,主營鉛、鋅、銅等有色金屬開采、加工、銷售及固體礦產勘查業務。截至2014年6月底,華鈺礦業在西藏自治區擁有2個採礦權和4個探礦權。
  後證明,徐興旺和黨建莊系替劉建軍代持股份。華鈺礦業未說明上述代持的原因,也拒絕新京報記者的採訪。
  2005年,劉建軍以零對價收購了兩人的全部代持股份。
  發行後,預計劉建軍間接持有華鈺礦業45.9%的股權,仍為公司實際控制人。
  2013年,華鈺礦業實現營業收入5億元,較2012年的7.4億元下滑了32%;2013年的凈利潤較前一年下滑了61%,為1.29億元,並且也低於2011年的1.9億元。
  華鈺礦業表示,金屬價格普遍下行,導致公司營收和利潤下滑。
  毛利率的下滑也吞噬了華鈺礦業的利潤,2011年,華鈺礦業的毛利率為63.81%,2014年上半年,下降到56.14%。2013年毛利率較前一年下滑了7.58%,下滑最嚴重。
  2014年上半年,華鈺礦業營收和凈利潤分別為2.1億元和3965萬元。
  對於公司未來業績,華鈺礦業表示,存在“產品價格波動及業績下滑風險”。
  報告期內,華鈺礦業超過70%的營收來自鉛銻精礦。
  華鈺礦業測算,2014年上半年,在單位成本和銷售量不變的情況下,鉛銻精礦銷售單價變動1%,毛利率會隨之變動1.38%。
  鉛銻精礦的價格波動,對華鈺礦業營收和利潤會產生直接的影響。
  對於鉛礦目前的形勢,一位不願具名的礦業分析師對新京報記者表示:“鉛礦整體走勢偏弱。”
  該分析師稱,大宗商品的走勢與宏觀經濟聯繫密切,宏觀經濟目前處於震蕩期,鉛等大宗商品的價格也存在波動風險。
  分析稱,高庫存和產能過剩是我國鉛鋅價格最主要壓力,價格劇烈波動的可能性仍較大。
  雖然有兩個礦山,但華鈺礦業的營收約90%都依賴扎西康礦山。報告期內,對扎西康礦山的依賴進一步加大,2014年上半年,華鈺礦業99.14%的營收來自扎西康礦山,並且依賴時間還會持續。
  華鈺礦業提示:“若扎西康礦山出現重大經營風險,將會對本公司的業務營運及財務狀況造成較大不利影響。”
  華鈺礦業稱,桑日則等4個探礦權的逐步開發,將“有效降低對扎西康礦山的依賴程度”。
  雖然2004年10月,華鈺礦業就通過受讓取得該探礦權,不過,10年過去了,該礦未明顯提升華鈺礦業的業績。
  不過,相比同行,華鈺礦業的毛利率可謂好得出奇。
  2014年上半年,同行業的毛利率平均值為21.65%,華鈺礦業為56.14%,較行業的平均值要高一倍多。
  華鈺礦業稱,由於公司為涉及毛利率較低的冶煉業,公司的資源稟賦較好,原礦品位較高,使得單位精礦產品的生產成本較低;扎西康礦山礦石質量好,提高了精礦的單位售價,這些原因致使公司毛利率大幅度高於同行業平均水平。
  前五大客戶營收占當期總營收比例已近90%
  此外,華鈺礦業還存在客戶集中的風險。報告期內,華鈺礦業前五大客戶占其當期營收比例分別為71.29%、76.68%、80.22%和89.4%,占比較高且比例不斷上升。
  華鈺礦業表示,客戶集中度較高,一方面,如果部分客戶經營情況不力,降低對公司的採購,會對公司的營收產生較大影響。另一方面,對公司的“議價能力也存在一定的不利影響”。
  未來財務風險不容忽視
  截至2014年6月底,華鈺礦業背負11.2億元的負債,其中流動負債7.2億元,占比64.6%。
  截至2014年6月末,華鈺礦業銀行借款餘額為8.11億元。
  2011年至2014年上半年,華鈺礦業利息支出分別為1549.58萬元、2163.61萬元、2757.43萬元、1517.42萬元。2014年上半年,利息支出占當期凈利潤的38.61%。
  報告期內,華鈺礦業的流動比率和速動比率低於同行,特別是2013年後,其流動比率和速動比率不及同行平均水平的一半。
  截至2014年6月30日,華鈺礦業速動比率為0.46,同行業的平均值為1.38。
  華鈺礦業計劃用募集資金中的1.8億元償還銀行貸款,以降低資產負債率和財務風險。
  不過,以2014年6月末的情況為例,就算用1.8億元的資金償還了短期借款和一年內到期的銀行借款,華鈺礦業的速動比率也只有0.62,不及行業平均水平的一半,未來財務風險依舊不容忽視。
  上市前夕多位高管離職
  在風險警示中,華鈺礦業提醒稱:“人力資源依然是公司發展的瓶頸。能否引進、培養足夠的合格人員,現有管理和技術人員能否持續盡職服務於本公司,均有可能對本公司經營造成一定影響。”
  在上市前夕,華鈺礦業的人力資源風險就已顯現。
  2014年3月以來,華鈺礦業已有4位高管因“個人原因”離職。
  今年3月,華鈺礦業副總經理向忠彬離職;5月,另一位副總經理汪天潤也離職,與其同月離職的還有公司獨立董事高德柱。
  7月,公司董事、財務總監鄭廣生也因“個人原因”離職。
  向忠彬和鄭廣生都於2011年初起開始擔任上述職務;汪天潤於2012年10月開始擔任華鈺礦業副總經理。
  屢曝安全事故
  除了人力資源風險,安全事故也是華鈺礦業的一大風險。
  招股書顯示,在報告期,華鈺礦業發生4起安全生產事故,共造成4人死亡1人受傷。
  2013年5月30日,華鈺礦業一採掘承包商因個人違規操作引發安全事故,造成1人死亡,1人受傷。事後,該承包商未及時向安監主管部門報告事故情況。
  該事故被礦山所在的隆子縣政府認定為一般安全事故,對上述承包商處以220萬元罰款。
  2013年7月30日,扎西康礦山事故再起,造成1人死亡。
  2014年6月和8月,華鈺礦業旗下礦山再發兩起事故,共造成2人死亡。這兩起事故均被當地隆子縣政府認定為一般生產安全責任事故,分別對華鈺礦業山南分公司處以6萬元和19萬元的罰款。
  不到一年半的時間,華鈺礦業旗下礦山因安全生產問題,已致4人死亡。
  華鈺礦業以“上市申請材料正在證監會審核過程中,目前公司不便接受採訪”為由,拒絕就上述事故發生後,對傷亡人員的賠償,以及生產中的改進問題做回應。
  新京報記者 朱星 北京報道  (原標題:華鈺礦業IPO前夕多位高管離職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b40lbrdxk 的頭像
lb40lbrdxk

郭富城

lb40lbrdx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